主管:中共渠县县委宣传部 主办:渠县融媒体中心 网站热线:7227000 繁体中文 投稿邮箱:qx818.com@163.com
最顶右小广告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渠县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渠县文学
全国十大读书杰出人物,李平善 中篇小说《分红》第十四章

作者:李平善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7日 点击数:

  李家沟上万亩本来跟群众闹了两年别扭的土地,刚恢复一年的宽厚仁慈、慷慨奉献的本来面目。好不容易去年的高粱才丰收一年,然而老天爷就不耐烦了。

  到了七月间,川东北地区,长达一个月久旱,一颗雨点也不下。每天的太阳总是尽职尽责地把自己挂在天上,坚守着它的工作岗位。它从没有偷过一天懒,从早上一升起就那么耀眼,人们连看也不敢抬头看天上。只要往天上一望,就感觉那火球离地面越来越近,仿佛就悬在头顶上,就像要坠落下来一样,天空总是蓝洁如洗。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从地面卷起的一股股热浪像大海上汹涌澎湃的波浪,让人热得缓不过气来。一只只知了惊恐不安地紧贴在树缝间,热得不停地噪叫着;狗整天趴在水缸旁边,吐出长长的红舌头,像打米机一样,不停地颤抖着……

  地上的杂草抵不住太阳的暴晒,早已缩成细条,被烤得焦糊,只要一沾火,立刻就会燃烧起来;跟小孩子手杆一样粗的高粱秆垂头丧气地低着头,一动也懒得动,高粱叶子早已打着卷了。

  李莘看着气温就这样居高不下,她每天都要到各社农民的高粱地去走一走,看一看。看着地里渴得奄奄一息快要死的高粱,又看了看天上,她看在眼里,也只有疼在心里。农村都有一句俗话,就是过月一般都会下雨。村里的群众都期盼过月这几天的到来,她也和群众一样,在焦急地等待着过月老天能发慈悲,降一次瓢泼大雨,救救这些老百姓的高粱啊。

  好不容易一天盼一天,终于盼来了旧历六月月底过月这几天,直到过了月。李莘望着天空,天上却是万里无云,根本没有下雨的一点点迹象。李家沟的人们都说狮子岭上的观世音菩萨最灵了。

  一天,本来一直都不相信迷信鬼神的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动摇了。这天下午两点种的时候,她把该忙的事情忙完了之后,她却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狮子岭。她想用自己的诚意祈求观世音菩萨发发慈悲,让老天爷下一次雨,哪怕是下一次小雨,也比没有下好,总能让高粱们踹口气呀。

  狮子岭一带很寂静,周围都没有人烟。只有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整个狮子岭。观音菩萨就镶嵌在一块巨石上面。巨石附近被风吹撒的黄表纸,还有爆破后的鞭炮纸屑,山坡上和高粱地里遍地皆是。巨石被高大宽敞宫殿式的房屋遮盖着,保护着。这宫殿分为三重殿,全部为木结构,画栋雕梁,斗拱飞檐,无一不是雕刻精美,焕然一新。这是李家沟三千多父老乡亲们省吃俭用节约的钱,专门为这观音娘娘修建的豪华宫殿。她来到了大殿里面,看到面向自己这尊活灵活现,惟妙惟肖的观音菩萨。菩萨面前摆满了各种各样新鲜的水果,还有香蜡和堆放着的冥币和草纸,一对燃得正旺的蜡烛和三根大香。显然一看就知道是刚有人来过这里,给菩萨跪拜过。她抬头看了看这菩萨,观音娘娘仿佛正睁开两只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她实在忍不住了,一下子扑倒在菩萨面前,抱住头痛哭起来!

  观世音菩萨悄无声息地倾听着她的哭泣。

  她口里不停地自言自语地对菩萨说:“观世音菩萨,难道是我真的不该修这公路,得罪了您老人家,为什么呀?这是为什么呀?您不是一向都号称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吗?为什么却还要让这些善良的老百姓遭难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落日将要沉入西山的时候,从山那边不远处传过来一声黄牛长长的“哞——”叫声。紧接着,几个放牛娃饱含着激情的歌声越过山峁,飞上了天空,飞进了她的心灵。据说这歌词是村小学的一个代课教师写的。这歌里唱到:

  高粱花呀高粱亮

  高粱红了十里香

  花儿甜呀蜂儿忙

  万亩高粱闪金光

  高粱酒呀喷喷香

  一山歌来满沟唱

  鱼儿肥呀猪儿壮

  红了那个穷故乡

  高粱花呀高粱亮

  红了那个穷故乡

  ……

  好久,李莘才从地上爬起来。她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土,抹去脸上的泪痕。她拖着两条没有缚鸡之力的双腿,慢慢地向村委办公室走去。她看见酒厂滚滚的浓烟像巨龙一样径直冲向太空。

  一股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力量涌上她的心头。她疲惫的身躯立刻振着起来了。是呀,她不能倒下去呀,她别无选择,必须想办法,决不能松劲。她迅速地掏出手机,给拉客的三龙拨打了电话,叫她马上把她拉到镇政府去。

  天黑了。只有镇政府办公室门还开着,办公室的小王还在值班,大家都下班回家去了。李莘就坐在办公室小王办公桌的对面的椅子上。她要等呀,一直等到明天,领导们都来上班了,她才能给领导汇报李家村上万亩高粱遭受旱灾的情况,这可是她第五次向镇政府领导汇报了。晚上,她连饭也没有吃,就倒在小王的办公桌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李莘去伙食团吃了点早餐,就在镇政府大门口等着领导们来上班。

  八点过后,雷雨镇长往镇政府走进来了。李莘跟着前去打招呼,跟在雷雨镇长的屁股后面,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李莘把李家村上万亩高粱遭旱的事情向雷镇长又再一次做了详细汇报。雷镇长都已经听得不耐烦了,他在办公室也急得团团转,镇上领导也想不出一个办法。他只有仰天长叹地对李莘说:“李莘啦,天大由天,我们把老天爷也没办法呀!”

  “感恩每一滴水,它把我滋养;感恩每一支花,带给我芬芳;感恩每一朵白云,编织我梦想;感恩每一缕阳光,托起我希望……”这时,李莘的手机突然叫起来了,她急忙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是李大爹打来的。她赶忙用手指把接听的绿色圈往上一滑,就听见李大爹在电话里说:

  “莘莘,你快点回村上来,幺儿!很多群众都跑到李主任家里去了,不说了!不说了!你快点回村上,不得了了,你再不回来,他们就要去挖公路了,哎呀!这帮王八蛋!”李大爹还没有等她回一句话,他就急着把电话挂了。

  雷镇长也从李莘的电话里听到老书记说的话,他是大为恼火。李莘接到电话,不知如何是好,她可是捶胸顿足。雷镇长胡乱地把桌上的公文包往腋下一夹,对李莘说:“走,马上去李家村!”

  李莘紧紧地跟在雷镇长后面,健步如飞地走出办公室。好在镇上现在买了一辆越野车,虽然是一辆二手货,但下村还能将就,镇上的领导走哪里就方便多了。

  雷镇长自己学会了开车,虽然比专业技术员开得慢,但总比走路快,比坐摩托车安全得多。经过半个小时,车就开到了李长江的家门口。李长江的院子里,是人山人海,他的家被群众围得水泄不通了。群众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准备前往狮子岭去毁坏修好还不到一年的水泥路。雷镇长和李莘走到李长江的院前,就进不去了。这人群看到他们一到,他们很快就朝他们蜂拥而至,很快就把他们围住了。雷镇长把两只手举起,给在场的群众打手势让大家静下来,可是根本没有用,群众是越闹越凶。以前大家都听老书记的,这次老书记也把这场面控制不住了。李莘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在鼓动、散动群众不要罢休,叫大家带着钢钎和二锤去挖公路,看得出这个人就是带头闹事的。李莘认得出那是马小群的幺儿李文渠。她刚到李家村的第一天,就听三龙说了他在广东胡作非为,游手好闲,专靠搞歪门邪道挣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家了。

  李莘站到了李长江院外的最高处,用尽全身力气对在场的群众说道:“今天来的各位长辈,弟兄叔侄,你们能不能听我说几句,如果还认我这个妹子或者侄女,就请给我五分钟时间行不行?等我把话说完了,随便你们要把我李莘怎么处置都可以……”

  人群中闹得最凶的主要是建卡户被取消的部分群众;一部分是不明真相跟着起哄的群众;还有一部分群众是跟李文渠和李文冬关系走得近的。李莘说了还是没有用,没一个群众听她的,继续不停地起哄。她听见群众说的主要是:关于修水泥路,路过狮子岭,伤了观世音菩萨的脚。群众都说得罪了菩萨,这才让李家沟大难临头,从来都没有碰到过一个月不下雨。他们还说李家沟历来都是平平安安,风调雨顺的。现在倒好,天都把人要干死了。还说只有把公路挖了,才能得到观音菩萨的谅解,才可能会下雨。群众闹的焦点就是天干要归罪于修路。因此现在要天下雨,只有挖路,挖了公路天才会下雨,只有天下雨才能救活高粱。

  李文渠前几天从广东回的家,他在广东跟别人打了架,别人要他的脑壳,他跑回老家来避难了。他回家一听父亲说,李莘到村上把他们几家的建卡户都取消了,他祖父占的风水宝地也被村上拿去修建了酒厂。李文渠把他的叔父数落了一番,说是要跟村上出点难题,把李莘撵走,还是要让他堂兄李文冬当书记,李文冬这次也跟他一起回老家了。李文冬从辞职以后就去了广东,到了李文渠那里,本来是想找李文渠给他找份工作。哪里知道李文渠在社会上鬼混。李文冬去了就在李文渠那里耍了几个月,这次李文渠遭难,他就没有地方落脚,只好也跟着回家。李文冬听李文渠一唆使,就以久旱不雨为借口,在背后造谣生事,煽风点火,以此达到还想官复原职的目的。群众很多都不明真相,跟着信谣传谣,人云亦云,导致这场群体闹事。

  群众不停劝告,都拿着工具跟着李文渠前往狮子岭去毁坏公路去了。雷镇长眼看着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才修成了的水泥路,就要毁之一旦了。他只好给派出所所长通了电话,叫派出所的民警马上赶到控制局面,保护村里的水泥路。李大爹悄悄地跟雷镇长和李莘汇报了带头闹事的人,就是从广东刚回来的李文渠。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他还听说李文冬也回家了,但还不知道幕后指挥的还有李文冬。

  县公安局和小賨镇派出所的警车在群众还没有赶到狮子岭脚下,两辆警车就已经开到了狮子岭。警车停放在水泥路中间,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和派出所的民警早就准备就绪。就等带头闹事毁路的一到,派出所所长就命令他们立刻逮捕抓人。雷镇长在给派出所打电话之前,人群中的三龙早就悄悄地溜到李长江的房子后面,用手机打“110”报了警。闹事的前一天晚上,李文渠给三龙送了两瓶酒,叫他也一起参与毁公路,散动说李家沟高粱都要被干死了,就是伤了观音菩萨的脚,李莘就是罪魁祸首。

  群众来到了狮子岭,雷镇长和李莘带领村委所有的干部都跟在群众后面,想尽力控制事态的发展。

  群众很快也赶到了狮子岭,他们看到那么多的公安虎视眈眈地站在公路上,没有一个人敢动。李文渠还是继续唆使群众说:“不用怕,未必公安局还敢把我们全部抓进去关起来,监狱都没有那么宽敞,用钢钎把路撬了,他们的车子以后都开不进我们村子去……”

  他手里拿着钢钎正准备要毁路,他以为群众会跟着他动起来,但大部分群众都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哪里敢跟民警发生冲突。派出所邹所长手里拿着李文渠的照片,他和好几个民警早已站在他旁边。他到底是在广东进过拘留所的人,天不怕地不怕,他是胆大包天,杀人连眼睛都不会眨。李文渠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广东把别人打成了重伤,那被他们一伙打的人被送进医院后,因流血过多致死,他犯下了故意杀人罪。公安机关在网上通缉他,正等他自投罗网。皱所长早已从照片上认出带头闹事的人,十有八九就是李文渠,只是还不想这么快就动他,怕他逃跑了。要抓他得见机行事,还要等他多在这里表演一会。

  邹所长假装没认出他,走到他身边还给他一支烟说:“年轻人,我看你还很有组织能力吗?你要是能够在这个村当个一官半职,保证能够让李家村的群众脱贫致富,对吗?”

  李文渠看到公安都这么夸奖他,还给他烟抽。他就更得意忘形了,于是从包里摸出打火机来。李文渠把烟放进嘴里,正“嚓”的一声,把打火机打燃,他正在点烟的一瞬间,三个特警一下子把他按倒在地上,两只手很快就被反剪在背后,用手铐把他铐了起来。

  这时,三龙从人群中跳出来了。他对着民警说:

  “ 警察同志,就是他在背后散动群众闹事,叫我们全部都来毁公路。他还想让李文冬当支书。乡亲们,你们同意吗?李莘回娘家来,好不容易才把我们这公路修通,还给我们修建了酒厂和养猪场,她给我们村带来了多大的变化呀?有人却要背地里害她,听信小人的挑唆,你们有没有动动脑筋想想,这天干能够怪莘莘吗?难道她不想我们今年到了秋天,多打高粱,她不想我们比去年还多卖钱吗?我们现在听听李莘给我们讲话,你们说,好不好?”

  这时,群众听三龙这一说,大家这才知道上了李文冬的当了。看到李文渠被民警铐起来了,群众都鸦雀无声,再也听不到哪一个闹,都站着观望事情的结局。

  李莘说:“乡亲们,我们还是听听派出所邹所长和雷镇长给我们先讲几句吧?请大家欢迎!”

  邹所长说:“乡亲们,你们不要听这个人的,这个人我们马上就要带走,他是公安机关通缉的要犯,在广东带有命案在逃。你们还是听雷镇长和李莘的指挥,目前你们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抗旱,救你们地里的高粱吧,我们走了。”

  邹所长说完就与雷镇长和李莘握了手,然后带着李文渠上了车。两辆警车掉转车头就开走了。

  “乡亲们,现在已经真相大白了。目前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团结一心,想办法抗旱,一定要救活我们地里的高粱。李莘书记已经把李家村的高粱受干旱的影响,给我们镇上汇报不止五次了。我们镇委镇政府也在积极地想办法,已经研究决定,给你们李家村捐赠十台小型电力抽水机。今天就已经派专人到县农机局去了,估计不出意外,明天就可以拉回李家村来。我的话讲完了,请你们相信李莘会带领你们战胜这场干旱的!”雷镇长说。

  群众一听说李莘在为他们跑镇上,为了挽救他们的高粱,找镇上领导给他们想到了办法,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李莘说:“乡亲们,天干一个月了。当我看到你们地里长得茂盛的高粱,被太阳晒得都快要干枯了,我心如刀割呀!我为了你们能够脱贫致富,连孩子都没有顾得上回家照顾。你们知道我这一个月回过家几次吗?就回家了一次呀。曾经有两次路过我的房前,都没有来得及回家看看女儿。什么都不要说了,走!你们都回家,准备好你们家里的水桶和盆子,我们一起去抗旱,明天抽水机就拉到我们村上了。”

  第二天,村委会的同志和李莘一到,在小溪里筑起了堤埂。半天时间,小溪流水就被关起来了。下午,十台抽水机、电线和水管都拉到了村上。镇上还从供电所抽了两个电工来,协助李家村抗旱。

  李家村上万亩高粱,利用十台抽水机的轮流作业。李家村全体党员和干部,加上群众的积极配合,才利用五天时间,就把地里的高粱全部灌了一次水,让高粱死而复生。终于战胜了这场旱灾。大概是李家村的三千多父老乡亲们感动了老天爷,没过几天,就连续下了三天大雨,让李家村第二年的高粱全部度过了这场旱灾。

  不知不觉,就到了九月。大自然又进入了金色的秋天。李家沟成熟的高粱红满了天。山上山下到处都是红透了的高粱;人们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那首村里小伙子们响亮的儿歌:高粱花呀高粱亮,高粱红了十里香;花儿甜呀蜂儿忙,万亩高粱闪金光;高粱酒呀喷喷香,一山歌来满沟唱;鱼儿肥呀猪儿壮,红了那个穷故乡……

  各家各户地坝上、晒场上、屋檐下、房前屋后到处都堆满了高粱。家家户户都像过春节一样,杀鸡买肉,灌烧酒买啤酒,高高兴兴地迎接丰收的季节。乡亲们都是几家人联合起来组成了互助组,相互帮忙,纵横结合。人们就跟打仗冲锋的时候一样:有的穿着短袖衫,短裤子,有的干脆脱去布衫。只见镰刀在飞舞,高粱也在飞;高粱地里像旋风把高粱吹到叠成了一堆又一堆;在通往各家的水泥路上,独轮车、三轮车、小汽车、拖拉机、担子、牛拉车像流水一样涌向每一户人家,晒场上,地坝上的高粱垛子一层一层垒起了小山。整个村子出现了一片繁忙的丰收景象。

  李家村的群众比第一年种高粱的经验丰富得多了。虽然这一年经历了一场旱灾,但由于抗旱抓得及时,并没有影响今年高粱的丰收。农民的高粱比去年产量还要高,李家村的农民又迎来了第二个丰收之年,酒厂的储粮仓库装得满满的。群众家里没有卖完的,他们的坛坛罐罐和大小柜子里,到处都有高粱。他们一有空就把高粱拉到酒厂去换现钱。

  高粱丰收之后,乡亲们都彻底尝到了甜头。李家沟没有一个人见了李莘,不是热情地招呼她:“高粱花妹子,你就是我们的高粱花!”群众用“高粱花”代替了她的真实姓名。

  不久,李莘争取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包括兴修水利,水渠和鱼塘等财政帮扶项目资金四百万,已经就到位。她计划鱼塘在中秋节就正式动工。

  中秋节那天,鱼塘和水渠就动工了。由于资金到位快,不到一个月就已全部竣工。李家村有了蓄水的鱼塘,还修好了水渠,就再也不怕天干了。四百万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剩下的钱,还买了鱼苗。鱼塘里的水都装得满满的,像一座水库那么大,八十多亩,可以灌溉李家村所有的庄稼。鱼儿们在水里高兴着呢,酒糟猪粪鸡粪都喂它们。村前村后还装上了太阳灯,还有更喜人的接下来就是马上分红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