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共渠县县委宣传部 主办:渠县融媒体中心 网站热线:7227000 繁体中文 投稿邮箱:qx818.com@163.com
最顶右小广告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渠县新闻网 >> 文学艺术 >> 渠县文学
全国十大读书杰出人物,李平善 中篇小说《分红》第十一章

作者:李平善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7日 点击数:

  动工前几天,其他群众的土地都已经得到处理。但李清中那一分多地就是不同意拿出来,更不同意搬走他爷爷的坟墓。

  李长江先后去过李清中家三次,给李清中做工作,都被李清中拒绝了。李大爹第一次上门,李清中还给他递烟看座;李清中第二次看到老支书去了,“咚”的一声就把门关了,他连老书记的面都不见。一天中午,老书记又厚着脸皮到李清中家去。这天正好碰到李清中三弟兄都在一起喝酒。李清华看在老书记以前曾经帮助过李文冬的面上,劝说了李清中。于是把老书记请进了屋里。

  “来都来了,碰到了,乡里乡亲的,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多一双筷子,不算什么,就坐在一起喝两杯。”李清华说。

  老书记一听,也巴不得正好抓住这个机会跟他们几兄弟谈谈关于李清中那块地的事情。

  喝酒的时候,老书记只字不提那块地的事情,先是关心李文冬的情况。他想从李清华这里开刀,看能否在李清华身上打开这个口子。老书记站起来给李清华敬酒。李清华看到老书记都站起敬他,他立即放下手里正夹着块豆腐干的筷子,赶忙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道:

  “老书记,你坐下喝,你是大哥,又是领导,本来该我敬你,你站起我心里怎么受得了。儿子当几年支书,你帮了他不少,我是看到的。要不是你,他哪有这个运气,只是怪他龟儿子自己没有这个能耐。今天我代他敬你了,一切都在酒中。”

  老书记端起酒杯也回道:“哎呀,兄弟!说来我他妈的很惭愧,文冬那娃的事,我也有责任。不过没关系,年轻人嘛,难免不甩跟斗,他还年轻。”

  李清华接着说:“老书记,过去的事情别提他,喝酒!”

  “小字辈的事情,我们当长辈的,应该的,没有二话可说,喝了!”

  接下来,老书记又给李清中和李清立碰杯。大家在一起喝酒谈话都在祥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老书记可不是专门上门来喝酒的。来赴你这个鸿门宴,他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先给李清华三兄弟杯子的酒倒满,然后站起对他们三兄弟说:

  “你们三兄弟今天都在这里,我有一事相求。我们李家村一直穷,好多人家里连电视机都没有,穷得抠背壳壳,怎么办?现在要修建酒厂,有莘莘给我们跑路,机会不能错过。但是要占李清中那一分多地,还牵涉到你们爷爷那个坟墓,我们好好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达成协议?这就要靠你们三兄弟支持工作了。”

  李清华一听说要迁移他们爷爷的坟墓,又不好当面驳老书记的面子。他只好一下子就把责任推到兄弟李清中身上。一面看着老书记一面看着他兄弟说:

  “老书记,这件事情,要看他,土地是他家的,我们说了也没有用。”

  “喝酒!喝酒!这个没有商量的。我女全靠他祖祖那个地形占得好,保佑她考起了大学,现在端个铁饭碗。要是动了,那不败了我家的风水哟!算了,算了,喝酒,今天不谈这事。” 李清中好比给了李大爹当头一棒,让他好不自在。李大爹哽着喝了这杯不是滋味的酒,哪怕是毒药他也得咬紧牙喝下去。这杯凉凉的酒,一直凉透了他的心。李大爹没有吃完饭就离开了李清中的家。

  下午,老书记把情况给李莘做了汇报。李莘听了大吃一惊。看来只有找可靠的人才能打开李清中三兄弟这把锁,才能解决这个这个难题。

  晚上,李莘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想这个问题,如何才能排除眼前遇到的这个障碍物。刘华看到她很晚都不能入睡。便问:“你究竟是遇到了何事?让你觉都睡不好?”李莘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刘华。刘华说:“为什么你不找他女儿出面给他父亲做做工作?你不是曾经给我讲过,她女儿去上大学那年,不是曾经找你帮过忙吗?还到我们家吃过饭呢?为什么不找她给她老爸做做工作。”

  “我怎么就忘记了呢?这是个办法,我得去找找她,可以试一试?”李莘说。

  第二天,李莘没有到村上,而是直接到了小賨镇中学。她一到学校大门口,英之还在远远的就看到了她。英之立刻跑过来给李莘打招呼说:“是李莘姐姐呀,你到我们学校去吗?你去找哪个呢?我去帮你叫嘛 ?”李莘转过头一看,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她对英之说:“不巧不成书呢,妹子,我就来找你呀。”

  英之说:“我今天没课,说嘛,姐姐,你找我啥子事?”

  李莘说:“妹妹,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话,这里不方便。走,我们去喝茶。”

  英之说:“走嘛,姐姐。我们到左岸茶楼去,那里没有人打牌,清静。”两个人,边说边往左岸茶楼走去。

  到了茶楼,李莘叫来茶楼的堂倌,问英之:“幺妹,你喝什么茶?给我来一杯白开水吧”

  “给我来一杯西湖龙井吧,姐姐怎么这么节俭?你也喝西湖龙井嘛?”英之说。

  “不,不,我喝白开水喝惯了。”李莘看着堂倌招招手说。

  接着,李莘开门见山地把村里建酒厂,要占他家的地和要迁移她祖父坟墓的事情都跟英之摆谈了。李莘让她出面给她父亲做做工作。英之听了皱了皱眉说:“我只能试一试,问题是这牵涉到我大爸和二爸两个同不同意呢,我只有尽力了。”

  李莘说:“妹子,你就当帮我一把嘛。你以后找我办什么事请,只要我能够帮你的,我都义不容辞。”

  英之听了高兴地说:“姐姐,那你能不能帮忙把我调进县城姐夫那所学校去呢?你看我们两个各在一方上班,一个在城里,一个在乡镇,我又不能照看孩子,多不方便。”

  李莘说:“这个好办,我回去跟刘华商量,叫他去帮你协调。那你一定要帮我做做工作啊,那就以此相互帮忙。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中午我请姐姐吃饭。走,姐姐,我做东。”英之说。

  “不行,不行,今天得我请你,幺妹。”李莘带着英之边走边说。

  李莘把英之带到了镇上像样的刘胖子餐馆。堂倌给英之和李莘倒了茶水,让她们先喝水。李莘借口进厕所给李长江发了一条短信,叫他把老书记叫到一起,马上坐三龙的摩托到镇上的刘胖子餐馆吃饭。

  李长江他们两个很快就到了镇上的刘胖子餐馆。中午吃饭的时候,村委的几个都跟英之做了工作。英之当面答应了,一定回去给她老爸尽力做工作。

  晚上,李莘把英之白天给她提的条件给刘华说了一下。刘华说;

  “我们学校正缺一个语文老师,但这调动工作的事情可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你跟她说要到教育局政工股去拿调动表来填,还要找两边的校长签字,然后我去帮她跑路,其它的事情叫她就不要管了。但调动也得要放暑假才能办,叫她先把准备工作做好。”

  第二天一早,李莘给英之打电话说:“调动的事情,刘华愿意帮忙,就到他们三中教语文。”英之接到电话不知道有多高兴。英之在电话里说:“谢谢姐姐,你真是我的亲姐,甚至比亲姐还要亲。我今天就回去给我老爸说去。老爸他们都听我的,你就放心吧。”

  英之心里想:工作调动跟一分多地和迁移祖父的坟墓比起来,那就好比用一粒芝麻换一个大西瓜,值得,赚大了。

  英之上午把两节课一上,就去镇上的一家大超市。她买了很多礼品回李家沟去看望他的两个叔父和爹妈。

  中午吃饭的时候,英之把工作调动的事情给她老爸老妈一说,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主动帮忙给女儿办工作调动了。他们知道这是女儿梦寐以求的事情。但英之后面才说,村上办酒厂要占祖父坟墓的那块地。英之知道,只有先把父亲的工作做通了,通过父亲才能做好两个叔父的工作。老爸一听说要占他们爷爷的坟墓那块地。老爸立刻惊呆了。不过,李清中又一想:女为调动工作,想要进城,跑了几年都没有办成,上上下下没一个亲戚在机关,这下有李莘帮忙,肯定是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拿的事情。但他心里还是舍不得那块风水宝地。李清中对英之说:“女儿啦,你要是不全靠祖父那块风水宝地,你哪有今天?”英之听了,非常生气地说:“爹呀,你怎么还是那么封建?还是那么落后。那块地形风水那么好,我进城调动的事情,我跑了无数次,怎么没有保佑我?还不如我去找李莘姐姐,我跟她一说,人家就答应了。我看那块风水宝地还不如李莘姐姐这个活菩萨灵验。你要是不把那点点地让出来,耽误了我工作调动,以后别想再让我回来看你了,我永远都不回这个穷沟沟了……”

  英之把话一丢,提着包包走出门就给三龙打电话。她气冲冲地把手机从包里摸出来一按,三龙在电话那头问:“喂,喂,你是哪一个?”英之说:“我是英之,你马上到我老爸家门口来接我回学校去,快点啊。”

  三龙很快就把摩托车开过来了,英之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条腿岔开往车上一跨,屁股往车上一坐就开走了。

  英之一走,李清中老婆就絮絮叨叨地责怪起他来。她在厨房里边洗碗边自言自语地骂道:“女都不要了,要你妈个死人,死人能说话,死人能给你老了端茶倒水,能够赚钱。狗骨头都化成灰了,还护着……”

  李清中拗不过,怕耽误了女儿调动,就去跟他两个哥哥商量。两个哥哥对侄女也要畏惧三分。他们三家人鸡毛蒜皮,屁大点事都要去找英之帮忙跑路。英之这一席话,使李清中迫于无奈,他不得不主动去找老书记谈这事。

  下午,李清中主动来到李大爹的家中。李大爹刚回家里。他对老书记说:“老书记,我们几兄弟都同意把那一分多地让出来,只是迁移我爹的坟墓要开支,你看?”

  老书记一听,心里一下子亮堂堂的。他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李清中吹动了。他立刻给李清中表态说:“你担心个屁,开支的事情,算村委的。这就对了嘛,支持了我们村委的工作,你家以后有大小事情,我们都要开绿灯解决。今天晚上我做东,你三兄弟都来我家喝酒。我把莘莘和李主任都请来,大家商量一下,说好了就写个合同。”

  李清中说:“写个啥子合同,说了就是。” 李清中在李大爹家站着说了几句话就回家去了。

  李清中离开后。李大爹在家里自言自语地说:我还以为你龟儿子老实敢跟我们村上作对呀。你自己不掂量掂量,岂不是拿鸡蛋跟石头碰,你要真的不同意,老子叫你以后到村委会盖个章都要作屁眼难……

  晚上,李清中三兄弟都到了李大爹家中。李莘和李长江随后也到了。在老书记家里喝酒的时候,通过协商,总算达成了协议,村上给五千块钱,他们几兄弟自己找人迁移坟墓,那一分多地也让给村上开酒厂。李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李清中的工作做下来了。

  李莘也没有失言,放暑假以后,就再三嘱咐刘华给英之办理了调动。英之下学期就到了刘华所在的学校上课去了。


【字体: 】【收藏】【复制文章】【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